【小镇风月夜】(13)
时间: 2021-03-31 02:15:50

               (十三)   丰华镇是个小地方,但是让人比较安慰的一点就是这里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徐晴之所以愿意到这里来当个教师,这也是原因之一。作为小栓的班主任,徐晴一直兢兢业业的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自从上次和小栓的妈妈秀萍约定好了之后,徐晴真的就花了好几个晚上给小栓制定详细的补习计划。  这天晚上她终于最后敲定了计划,不由的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依着小栓这孩子的性子能不能安心的完成这些计划,恐怕能完成三分之一就不错了。」徐晴端着一杯刚刚泡好的牛奶,一只手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头自嘲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小栓这孩子有点奇怪,上次在他家,看他拿眼神总觉得和学校门房张大爷那眼神有点相似,让人讨厌的很。」徐晴一喝着牛奶,一边想着。  「哎,想什么呢,还是个屁大的孩子呢,一定是他太调皮了,徐晴啊徐晴,你可是他的班主任,怎么能有歧视心理呢!」徐晴摇了摇头,甩开了杂念,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牛奶,那嘴角沾着的雪白奶汁残留着,有种别样的诱惑,忽然,一抹嫣红从哪殷桃小口中伸出,灵活的一扫,那奶汁便一滴不剩的被一扫而光,若是小栓那家伙在场,准会看的眼珠子都掉下来。  「哎哟,累死了,睡觉觉了,好久没睡个好觉了,该死的小栓,看我怎么整你。」慵懒又清脆的声音回响在粉红的卧室里,「啪嗒」,灯熄灭了……  「阿嚏……」正在自家床上躺着的小栓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回事?突然鼻子痒痒……哦……妈,是不是你又想我了?」小栓眼珠子一转,突然露出淫笑,转过身子对着旁边的母亲秀萍说道,说着,一只爪子就攀到了秀萍的一只大白兔上荡起一阵涟漪。  「嗯……你又干什么,鬼才想你呢……」秀萍眯着眼睛,轻哼一声,摇了摇身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她可是刚被小栓弄完呢,这会儿还没回过力呢……  「不是你,那会是谁呢,难道是春姨?一定是。」小栓眼珠子又转了一转,没再说话,扳着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栓儿?」  「嗯?」  「你……你不是说……」秀萍睁开有些迷离的双眼,抬头看着旁边的儿子。  「说什么?」小栓还在搬弄手指……  「啊……妈,你做什么掐我?」小栓突然蹦跶起来。原来是秀萍见儿子对自己说话不理不睬的,心下以为这小子在自己的床上还想着别人,不由的醋生莫名,忍不住掐了他一把,见小栓狼狈的蹦跶,不由的笑起来。  「嘻嘻,掐的就是你,叫你不听老娘说话。」秀萍本就生得漂亮,何况现在也不过三十过五六,看起来却是三十不到的人,这会儿一笑百媚生,雪白的牙齿开阖之间若隐若现,胸前高耸的大白兔随着她得轻笑上下左右的晃荡,那乌黑的长发,几撩随意的散在胸前显得魅惑丛生。  小栓虽然已非刚出道的雏儿,但是大部分的经历还是好奇和直观的感觉作祟,哪里受得了这份诱惑,当下竟是直接看的傻眼了,嘴角已经隐隐的看见有白光闪现……  秀萍一开始还笑得开心,但见儿子这样呆呆的看着自己,心里自豪的同时也不免害羞,毕竟自己是他的母亲,虽然已经……但是这样赤身裸体的在儿子面前发情也太让人……  于是她一拉被子就要盖住自己,可是小栓已经受不了了。  「啊,妈,你好美啊,美得上天了,比白骨精还漂亮一百倍,不,一千倍,一万倍……」小栓大叫一声,口里边儿一骨碌的就出来一推,他又不是什么大诗人,说不出什么赞美的话,看过最漂亮的只觉得就是《西游记》里面的白骨精了,这会儿不由脱口拿出来和秀萍比较。  「死小子,说的都是什么话啊,你做什么,不要啊,唔……不,唔……」秀萍脸色语法的红润,只看得小栓两眼发光,哪里顾得上秀萍说什么,直接扑了上去。小嘴就盖住了他妈妈的红润小嘴,只觉得柔软异常,满口留香,舌头一伸就是一阵狂搅……(作者大骂:这小子不懂怜香惜玉,暴殄天物啊……)  ……  「唔……我喘不过气了,嗯,你停下小栓,你不是说要找你春姨进行你的计划吗。这会时间差不多了……呼……」秀萍终于一把推开儿子,飞快说完又呼呼喘气……  「春姨,哦,对哦,都怪妈妈你,跟白骨精一样,把我的魂勾走了……」小栓停了停又坏笑着说。  「你,明明你,好啊,你又乱说话。」秀萍大羞,两手一张又要使出独门秘籍梅花指头。小栓却造就见机得快,两手按住秀萍的双手合身压了身躯,只觉得温香软玉啊,他一边在妈妈的胸前肆意的舔弄着那雪白的双乳,一边耸动着下身在妈妈那炙热的桃源处摩擦着,「虽然来不及再弄一次了,但是舒服一把总可以吧」小栓如是的想着。  「不要,嗯,栓儿,啊……痒啊,轻点啊……嗯……」秀萍挣扎了一会就慢慢的比起双眼了,她知道不满足这个小混蛋是摆脱不了得,何况,她似乎也不是那么像摆脱。  天已经慢慢的黑透了,小四合院里安静的很,透过窗子可以看见小栓家透出的微光,这会儿门确实紧闭着的,看来某人已经吸收了上次的教训。  「栓儿,你什么时候过去啊?」秀萍慵懒的躺在儿子小栓的身边,全身一丝不挂,下半身却用薄薄的毯子盖住了,柔软的胸部压在小栓的身上让小栓一阵舒爽。  小栓也是全身躺在床上,一只手习惯性的揉捏着秀萍的丰满,眼神却四处游离。  「待会儿,我在想想。」  「恩」  ……  春姨这边确实另一番光景,她坐在床头边,有气无力的出神的看着窗子,但是心思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身边妍妍可爱的嘟着小嘴,睡得正香,仿佛一切都跟她无关。  春姨自从下午回屋之后就没出去过,给妍妍弄了吃的之后她就一个人坐那儿,中间还哭了一场,后来似乎觉得无趣又继续发呆。他完全不知道小栓那个小兔崽子正以出生以来最快的速度转动着脑筋,想着怎么拖她下水。若是小栓的班主任徐晴知道这小子的脑袋瓜竟然能转得如此之快不知道是个什么脸色。  夜,渐渐深了,但是今夜,注定无眠……  就在月亮顽皮的钻进一片棉花糖里的时候,小栓整装出发了,是的,俨然一个威武的将军,他带着他最自豪也是最重要的武器——「枪」!是的,将军打仗怎能无枪!一杆好枪乃是制胜的关键啊!可是小栓明显是把他当做金箍棒了,什么?难道他像做猴子?废话,怎么可能,但是看他的样子,身上仿佛披了件破布……不,战袍!好吧,是床单。鬼鬼祟祟的,不,神秘莫测的向着邻居的春姨家里走去。  看来,小栓是真的要三打白骨精了!  春姨还在看着窗子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会儿小栓却已经进门了,直奔大本营而来。  「妖精在发呆,好机会!」「栓将军」两眼放光,滴溜溜直转。只见他忽然窜了出去,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春姨的旁边,一把抓住春姨的手。  「春姨,不好了,我妈不行了!」  「啊!什么!你,小栓,你怎么过来了?」春姨被忽然近前的小栓的声音惊醒下了一跳。  「春姨,不好了,我……」  「嘘……没看见妍妍在睡觉啊,小声点。」果然是慈母心细。  「不好了,我妈快不行了,春姨,你快去看看吧。」小栓满脸焦急,仿佛天要塌下来了。  「你妈,你妈她怎么了?」  「我妈身上忽冷忽热,还在说胡话,快不行了。」  「什么?」春姨一想到下午的时候,秀萍被自己半揭穿了母子不伦关系之后的失神模样,一时间倒真的信了,越想越害怕,钥匙秀萍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她老公交代啊。  「春姨,快过去看看我妈吧。」小栓急切的催促道。  「啊?哦……哦……咦,小栓,你披个毯子干什么?」真亏她这会儿才注意到「栓将军」的战袍。  「啊?这个……我,我急着赶出来,没穿衣服,就随便劈了个毯子,快走吧春姨。」小栓胡乱拨拉几下身上的毯子信口拈来,那毯子摆动之间,他那小将军按耐不住的探出头来好奇的想看看什么,却被小栓一下按住,「现在还不是你出马的时候……」他心里嘀咕道。  「啊,哦……快走吧」春姨本就心慌意乱,匆忙间眼角又扫到了小小栓,一想到拿东西心里一热,不由的更加乱了,也没心思追问,急急的朝门外走去。  小栓看在眼里,眼睛滴溜溜又转了转,嘿嘿的笑了声: 「计划成功一半了……」 ……待续……丁香五月天亚洲图丁香五月天亚洲图区开心五月四房播播

上一篇:【落花若雨】(二十六)胆破天 下一篇:【三人新世界】【长篇第52-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