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婚纱照】(3-游艇桃色,桃色伴娘)
时间: 2021-03-31 02:07:46

                136  那晚之后,我变得越发留意小蕙的一举一动,甚至感觉自己有点变态的倾向,不论我们出门逛街还是在家一起吃饭还是做爱,我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她,想从任何一个蛛丝马迹中发现她到底要怎样,想要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和阿珅浩子发生关系,而且在澳门那晚的疯狂到底是为什么。  但是小蕙就如以往一样,和我嘻嘻哈哈,撒娇卖萌,而在我外出上班回家时又贤惠的给我煲好了汤煮好了饭等着我开饭,还叽叽喳喳不停吐槽今天逛街那家店不划算那家店坑,菜市场那个大婶又好心多给了几颗菜那个卖鱼的又给了不新鲜的,我甚至有时会有一丝错觉,我看到那些都是梦或者是我的幻想,但是每每我在公司打开那些视频和那些照片,我都清醒地知道,这一切的确确确实实发生了,而且还是很多次很多次……  只是我不知道小蕙为什么能隐藏地那么好,就如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如果我不是无知知道这事,我或者的确不知道小蕙已经如此待我。而且在我开始监控阿珅和小蕙的手机还有电脑开始,发现他们基本没有什么联系,最多都是平常的交流和就我们婚纱照的事有着一些讨论,而且家里也在拜托电鼠装了监控设备后,也没有发现小蕙有什么异常的行为,就如平常一样,在我家的时候除了在家宅着就是出门逛街和买菜。阿珅工作室的监控也没有出现过小蕙的踪影,好像在澳门那晚之后就结束了一样。  而我每天上班除了处理必要的事务,其他时间都是不停在翻看那些视频和照片,希望能从中发现小蕙是怎样和阿珅他们勾搭上的,是从何时开始的……可是单单就那些视频照片根本无法得出准确的结果,我只能大概推敲出,那个命名为精华的视频大概是我们和阿珅接触后的一个月或者一个半月之间,而且那些有着时间命名的都不是我们开始去他们工作的时间,是已经开始了拍摄后的了,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拍摄之后的。  而我在翻看那些视频的时候在内心中滚滚翻腾酸苦中燃烧的怒火中却有一把烧得更加旺的欲火,我充满矛盾地看着那些视频和照片,一边想从中得出我想要的东西,一边却是若如毒药一样上瘾地看着小蕙和阿珅浩子他们的各种淫戏,看着小蕙化着精致妆容穿着各种原本是应该圣洁高贵的婚纱和礼服在阿珅和浩子的胯下各种承欢,看着她半推半就或者心甘情愿由着阿珅浩子各种淫虐,看着她在性交中任由阿珅浩子各种内射口暴颜射最后顺从听话地用口做着事后的清洁工作,看着她在满足后流淌着精液的脸上露出的愉悦……我那已经痛苦地快变成一把碎片的心却被那不知道在何处窜出的欲火所包围着,就如在海中漂流的遇难者一样,明知道海水喝不得却拼命地喝,不停地喝,想凭那那些盐水来解渴结果却越喝越渴……我就是这样,明明是想找到一丝半点小蕙从何时出轨的信息,结果我是吸毒一样,每天都要翻看那些视频,一遍又一遍地,有时是一边看着一边撸管,有时是强忍着那股莫名的欲火回到家中和小蕙做爱,一边想着视频中的景象一边狠狠地操着小蕙,好像我变成了阿珅浩子一样……那些怒火痛苦酸楚和那莫名的欲火在射精那刹那都随着精液一起排出了体外,之后整个人变得分外的轻松。  这样过了快十天……这会我一边撸着管一边看着小蕙和浩子口交的视频,视频中小蕙穿着一件长拖尾的低胸白纱跪在浩子身下,长长的头纱盖住了小蕙的脸和浩子的鸡巴,小蕙穿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双手一边撸着浩子的鸡巴抚弄着睾丸一边用着那条柔软的丁香小舌舔弄着龟头,仰着头,双眼如丝地看着镜头也就是看着浩子,随着镜头一阵抖动,只见浩子抽出鸡巴,用手扶着,把鸡巴顶着小蕙的脸,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到了小蕙盖着白纱的脸上,而我也在小蕙掀起头纱伸出舌头把浩子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进口中的同时把精液射到了纸巾上……我一边擦干净自己的鸡巴一边调出阿珅工作室的监控视频,看着各个角落的情况,平时除了看到他们工作就是偶尔会看到阿珅或者浩子把女的带到工作室各种淫戏,我也没有怎么特地留意他们的工作室的监控,只是有时会调出来看看……但是突然我发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小蕙!?我给这突然的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正在拉拉链的双手一哆嗦把自己鸡巴夹了一下,我疼得直流眼泪,看着监控的画面,那酷似小蕙的身影转过身来,一看,居然是小蕙的那个害人闺蜜婷婷。  话说小蕙的这个闺蜜,已经是小蕙认识有十多年了,初中的同桌,高中的同校,大学的舍友……基本上是我和排骨的那般过来的了,但是排骨是两肋插刀而婷婷是背后捅刀。婷婷身材上基本和小蕙差不多,除了比小蕙矮一些,胸部没有小蕙那么大,面容没有小蕙那么立体之外,而且小蕙和她经常是你穿我的衣服我穿你的衣服,而且发型也一样是卷发,远远地看着背影我有时都认错。  我看着婷婷突然出现在阿珅的工作室,刚开始还在射精后的放空期,有点懵,她为啥会出现在这里,之后猛地想起,她和浩子是好炮友的关系!而且是她把小蕙拉到这个工作室的,说全市最棒,没有之一……要不是她小蕙会出轨么!?我想到这个问题,我其实也不敢说确定她就是主要的原因,但是……就是因为她我们才去的阿珅的工作室。她绝对就是那个元凶!  我那原本已经随着精液而去的怒火突然又燃了起来,我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千操万肏!把她拉去给人当成最最最下降的妓女一样免费干,把她扔去公厕做一个精液厕所。但是这也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一下……  我赶紧放大画面,看了下时间,是一个小时前的~ 于是我把一个小时前的全部监控都调了出来,发现是浩子带着婷婷到了工作室,之后婷婷非常熟门熟路地自己过去了影棚那边坐在沙发上看着ipad,而浩子则在外面的接待间吃着东西,之后浩子也入到了影棚那里。  我见浩子入到影棚,立马戴上耳机,听听他们到底有没有说什么。  浩子:「哟~ 已经在看啦,怎样精彩不?」  婷婷抬头一看浩子,满脸充满轻蔑又带有嫉恨的神情,「哼,想不到一次比一次精彩,你和阿珅是不是该感谢我,给你们这么好的一个货色。」  浩子坐下抱着婷婷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按在她的乳房上,「能不感谢你么,我的好女王好老婆好情妇,小蕙真是很久没有遇到过的极品呢,哈哈……」  婷婷:「是不是比我身材好样貌美床上又骚又显得高贵呢?」一边说一边用一只手渐渐用力地捏住了浩子的鸡巴,浩子给婷婷突然这么一捏,猛地一喊。  浩子:「啊……我操,别这么用力行不,捏坏了怎么用…嘘……别别别捏了,我操,你怎么就这么小心眼的,不就是说她极品么,你吃什么醋啊,又不是你这个我的好老婆,我不就是偶尔才操她一下么。」浩子拿开婷婷的手,隔着裤子揉着自己的鸡巴一脸疼苦。  「偶尔操一下,只不过经常要她给你口交和足交是吧,那这次是你第几次操她啊?」婷婷指着ipad问着浩子。  浩子:「这次啊,第一次啊,那次阿珅和她那傻逼老公刚好有事,拍完就走了,我和她就做了啊,而且那次我就操她操了快五个小时呢,爽死了。」说完浩子还一脸得意,而我则在回想那一次是我和阿珅都早走了,而小蕙则和浩子干了快五个小时。  婷婷:「哼,第一次就操了五个小时,都不知道说她贱还是欠操还是她老公喂不饱她,那你爽死了,怎么还在啊,你诈尸啊!「说完猛地一拍浩子的鸡巴,浩子疼得跳了起来双手捂着鸡巴。  浩子:「操……都说过别这样拍我的鸡巴了,都不知道你是神经病还是真的这么恨她,每次说她都冤鬼上身索命一样,你要是那么恨就别打我你抽她去啊,神经病。「  婷婷站来一摔ipad,「我能不恨她么!初中成绩和我一样,样貌也差不多为什么她就那么招别人喜欢,我就不,高中为什么她能被老师特别关照,有什么活动演出都是她去而我是替补,大学为什么能给别人称作班花系花而我不是!  凭什么她就能嫁给好老公,而我嫁个老公整天手高眼低,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无能为力,连做爱都不坚持不了十分钟,难道是我差嘛?你不看看你是多喜欢操我,第一次就双眼冒火。为啥她老公就能比我老公好,我就要她有朝一日身败名裂,要她老公不要她,要她变成人人唾弃的贱人!」  我突然有点明白为啥婷婷要拉小蕙去阿珅那里了,这是十多年来的积怨和嫉恨,婷婷虽然样貌啥的和小蕙差不多,可是性格差太多了,婷婷真的小心眼很多很多,而且很有心机,可是那种心机属于稍为有点社会阅历的人都会知道的那种,而她的老公,当初她是觉得他老公家里十分富,结果结婚后才发现自己当初嫁入豪门的梦就只是个梦,她老公家在我们这边压根就没有豪门的影儿,或许在他乡下可能是豪门级别的,当初婷婷还在我和小蕙面前数落了她老公,在小蕙面前大吐苦水,而这些只是她想要小蕙身败名裂的第一步…可是她就没有想到我要是恨她恨起来她和她老公不也得过得不安生么?  浩子:「我操,你们女人真可怕,这些事都能恨起来,她不是你好闺蜜么,怎么你还恨她,还介绍和帮我们啊,当初不是你和小米,我们估计也只能用强的操她了,既然这么恨她还和她这么好干嘛,人家可是真把你当好闺蜜吧。」  婷婷:「你根本不明白,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旁边一朵红花你永远是绿叶,你能不恨么?」  浩子:「我觉得绿叶挺好的啊,你看我在阿珅身边做绿叶多好,他能操我也能,他能玩我也能,这不是挺好么?」说完一脸淫笑看着婷婷。  「你就知道操女人,我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她比我多受到关注我就认了,可是她每次都回来和我说活动多么多么无聊谁谁谁又递情信给她,我就怒火中烧。」婷婷一脸无奈和愤恨坐下,又拿起ipad看了起来。  浩子:「你不是喜欢我的大鸡巴么,第一次就说给我干得死去活来的,那晚穿着伴娘礼服给我干了六七次还说不够,害我鸡巴疼了一个星期,不过想起就爽,你丫是不是想多了啊,或许人家真的就是和你分享一下呢。」  婷婷:「还不是你给我喂药,还有小米的忽悠给我擦的药,那晚射得我全身都是精液,我都没说你呢,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变态,喜欢射去脸上还有丝袜和高跟鞋里面要我踩着一堆精液和你做爱,你说我为什么喜欢你这个变态呢?  不是我想多而是她就是故意!」  婷婷说这些的时候一只手不停地摩擦着浩子的鸡巴可是双眼却没有离开ipad上。  浩子:「我都说了,因为你喜欢我的大鸡巴啊!别说了,来来来,你换衣服,我去吃颗药,之后来一发,新买的伴娘小礼服,丝袜和高跟鞋都在那边啊。」  婷婷爱理不理地瞅了一眼浩子说到:「哟,又吃药啊,又要操我六七次啊还是昨晚操太多硬不起来啊?」  浩子一脸猥琐淫笑道:「嘻嘻,果然是我的好老婆,这样都知道,昨天把上次钓到的那个伴娘从早上化妆开始一直到昨晚晚宴,我变着法子玩她,化妆时新娘在隔壁和阿珅口交,她就给我足交,中午人家的老公和兄弟团在门外和姊妹团叫门的时候,阿珅在拍照我就在房间里面当着新娘操她,射了还要新娘给我用口舔干净了呢,昨晚就在酒店操了她四次,累死我了,我不吃颗药怎么侍候你是不,哎,你倒是去换衣服嘛。」他一边说一边走出影棚走到了那个接待间,拿出药吃了。  而婷婷则在里面轻哼了一声,接着脱去她穿着的齐逼小短裙和靴子换着伴娘的小礼服和高跟鞋,婷婷:「游艇那次是你第一次操她?怎么她肯给你操啊?」  婷婷一说到游艇,我立马想起是那一次了,就是我刚才在看的那个视频…  …当时还是夏天,我和小蕙已经和阿珅他们接触了快三个月在内景都拍完后,我借了朋友的一条游艇拍外景,之后那次拍快一半的时候,家里突然有点事,我和就走了,之后还补拍了一次,阿珅当时也和我一起走的,只是想不到小蕙那次居然和浩子干上了,还干了快五个小时,准确的说在视频中浩子干了四个小时二十六分,因为我看过那个视频,全程只有浩子,我脑中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视频的画面……  视频一开始小蕙穿着一件长拖尾的低胸白纱跪在甲板上,长长的头纱盖住了小蕙的脸和浩子的鸡巴,小蕙穿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双手一边撸着浩子的鸡巴抚弄着睾丸一边用着那条柔软的丁香小舌舔弄着露在手外的鸡巴和龟头,仰着头,双眼如丝地看着镜头也就是看着浩子……  浩子:「小蕙姐真会舔,比当初婷婷拍的时候棒多了,怪不得当初婷婷说你是学什么会什么,你看你多快就领会了我想表达的意图,对,就这样,随着手的动作去添鸡巴…不是,去添棒身。」浩子一边指挥着小蕙怎样去口交,一边享受着。  小蕙则是面色潮红,双眼含春地望着浩子,时而把鸡巴含进口中用舌头搅动,时而闭着眼侧过头去舔弄整条鸡巴时而就用手撸着鸡巴舔着睾丸,就这样不停重复着……直到浩子抽出鸡巴,用手扶着,把鸡巴顶着小蕙的脸,小蕙闭着眼任由精液一股一股地射到了盖着白纱的脸上,浩子重重地呼吸着,鸡巴死死地顶在小蕙的脸上,感受着那层薄薄的头纱的滑腻和隔着那层头纱化着精致妆容有着水嫩皮肤的脸蛋等着在射精后慢慢软榻下来。  小蕙紧闭双眼,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那些飞射出的精液顺着她那美丽的轮廓向下流淌着,头纱上的精液也缓缓地滑动着,最终投过头纱和已经射到脸上的精液汇在一起,向嘴角流去。浩子的鸡巴终于全部变软了,他拿开鸡巴,小蕙睁开双眼,水灵水灵的双眼闪烁着无限的春意,好像还在乞求着什么一样,浩子挺动了一下鸡巴,小蕙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双手轻轻掀开了头纱,黏在脸上的精液和头纱上的精液在头纱掀开的同时,拉出一条散发着淫秽味道的线,最终断开又甩回脸上,那条精液甩到小蕙下巴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一声极细微的「啪」,这一声极细微的啪,就好像是浩子犹如当年的欧洲殖民者一样,在新大陆上打响一枪,宣告着这是他们新的殖民地一样宣告着小蕙是他新的一个胯下之奴。  小蕙掀起头纱,伸出那软软的舌头,先是舔干净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之后张开檀口,把浩子的鸡巴含进口中,不停吮吸着,那红红的双唇和浩子那黝黑的鸡巴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那画面我不知道为啥,好像闻到了小蕙的香水和那唇膏的香味混着鸡巴上那精液的腥臭味变成了一种无比催动人情欲的幽香,每每看到这里我都情不自禁的射出一发又一发的精液。  「嗯,还没有换好啊,这裙子新买的,我第一个就给你穿,每次看见你穿伴娘的小礼服我就鸡巴硬得发痛啊。」我给浩子这一句话从脑海中的画面抽离回到了电脑前。  「你以为我就像你这个变态吃药一样啊,咕的一声就完了,我还有脱还要穿,每次有新衣服回来都要我过来和你做,都不知道你这个变态为什么这么喜欢我穿伴娘礼服和你做,每次做还得射一发到裙摆内衬上,我问你,为什么小蕙那次在游艇上会和你做了?」婷婷一边穿着丝袜一边说着。  「哦,那次啊,原本阿珅打算就是拍完了就找机会支开小蕙那个傻逼老公爽爽快快的操她一次,所以用了一只药效强很多的药,我那个哥们说了,吃完就想着做爱,而且我又混着一种不知道是类似摇头丸还是什么精神科药物的一起给她吃了,那次我怎么说她是怎么做,最后还晕了,不是我那个哥们警告我说混药很危险,估计每次都这样做了,不过话说有阿珅,那种药不用也行啊,小蕙不是给她忽悠得神魂颠倒么,什么私房密照,什么艺术,怎么这么多无知少女和脑残人妻会信呢。」浩子跪在地上帮婷婷穿上高跟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丝袜腿继续说道:「而且啊,我刚开始觉得小蕙是知道阿珅在忽悠她的,但是还是自己跳进来,我也不知道是阿珅真是这么能忽悠啊,还是她本来就老公喂不饱真的欠操,而且现在除了没有试过肛交,他妈啥没试过,还试过带她去KTV穿着婚纱和公主服啥的操了一晚上呢,你都没试过吧,说起来那个视频还在阿珅那里没拉到电脑上呢,对了,在澳门那晚,还给小米带回的黑人给操了呢,哎,我要你过来穿新礼服做不就是因为你第一次就和我做就是穿着伴娘礼服么,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才这么上瘾要操伴娘。」  说完就和婷婷吻在一起,两个人的舌头不停交缠着,婷婷口中发出嗯嗯的轻轻轻吟,浩子的一只手已经伸入裙底挑拨起她的阴唇和阴核。  听完浩子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为什么小蕙那次在游艇外景后,说头晕了两天,原本我以为是吹了风着凉有点感冒,也解开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小蕙在视频中那么听话,现在才明白是浩子给她吃了精神科的药物,而且还给他们带去KTV操了一晚上,我顿时陷入一种难以明言的痛苦和憎恨,但却有着一份好奇,我想看小蕙在KTV的那晚……  两人这样舌吻了一下,浩子站起来脱裤子,婷婷一边扯着小礼服的裙摆和浩子说:「我就说她是欠操,去KTV那样的地方都肯做,还给黑人干过了,只要我把那些照片和视频发出去,我就能看她怎样身败名裂和给千人万人知道她是多么淫荡,好乘着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错好好奖励你一下,今天你想怎样我都随你。」  说完她就发出一阵淫荡又夹着得意又带着种种猖狂的笑声。  「哟,看来你今天心情真的不错嘛,那今天我们好好乐一乐了,来先给我足交一下,好久没试过给你的丝袜高跟搞了,鸡巴老想念你了,昨天那个伴娘除了骨感,足交一点都不爽,还是婷婷你会来。」浩子一边淫笑一边躺在地板上,那根黝黑的鸡巴早已经在药物的作用下变得坚挺,婷婷穿着象牙色的蓬蓬裙白色的丝袜和一双裸色的高跟鞋,坐在那张沙发上,双手捧着ipad看着小蕙和浩子在游艇上的淫戏,双脚并拢夹着浩子的鸡巴,开始上上下下撸动着,看着这个画面,我好像突然觉得坐在沙发上的那个是小蕙,而躺在地上的那个是我,我的鸡巴能感受到哪高跟鞋皮革特有的光滑和粗糙所带来的快感,龟头能感受到丝袜那柔滑的触感,仿佛就发生在我上身,我撸着自己的鸡巴,脑海中浮现了小蕙和浩子在游艇上的一幕……  小蕙在给浩子口交之后,换了一身衣服,一条红色的抹胸的小礼服,黑色的丝袜和红色的高跟鞋。小蕙坐在游艇边的沙发上,一只脚踩着浩子的鸡巴,不停的摩擦着,另外一只脚甩开了高跟鞋,用黑色的丝袜去按摩着龟头,只听见浩子喘着粗气呻吟着,不知道是疼还是爽,小蕙脸色依然一片有别于平时在性爱中的兴奋的绯红,娇艳欲滴,原来被浩子颜射过的脸上还能看见一道精液流过淡淡的痕迹,就如一道若隐若现淫靡的纹身一样。  浩子:「对,小蕙就是这样,用你的鞋跟刺激一下我的肛门,啊…对就是这样,爽,这只脚别停,继续动,对…就这样来回的……啊……爽。」  小蕙十分听话地照着浩子的话去做,用那细细的鞋跟去刺激着浩子的肛门,就如在开挖这什么一样,转来转去,而那只穿着黑丝的脚一刻不停的,踩着鸡巴来回的摩擦着……而小蕙自己一只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不停地搓揉着一只手伸入裙子里面,应该是在自慰着。  小蕙檀口微张,是不是用舌头湿润一下那火一样炽热的红唇,眼中烧着熊熊的欲火一样,时而轻轻地哼哼,时而浅浅地呻吟着,伸入裙底的那只手,进进出出,刺激着自己。  小蕙这样一边帮着浩子足交,一边自慰着,直到自己高潮了,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头靠着游艇的边栏,双手随意地放在两边,一个紫色的跳蛋从小蕙双腿间掉下,落到甲板上,滋滋滋的声音就如一首愉悦的性爱之歌,浩子把摄像机放在一旁,站起来双手拿起小蕙的双脚夹在鸡巴上,不停快速地抽插着,那被一双黑丝脚夹着的黝黑发亮的鸡巴犹如一条黑龙一样在一层深如浓墨的黑云中不停穿插翻滚,最后口吐白水射向黑云。  浩子站在那里挺着鸡巴,那黝黑的鸡巴一抖一抖地把精液射出,精液飞溅,丝袜上,脸上,丰满的乳房上,都被被那腥臭的精液溅射到了,而小蕙依然在高潮的余韵中,任由浩子把精液射到她身上,浩子在射完后,一手拿着小蕙的右脚一手扶着鸡巴,把残余的精液都涂在了脚背和脚底下,之后帮小蕙穿好高跟鞋,拿起摄像机,镜头从那那只被涂画精液了右脚一路向上随着精液的痕迹拍去,黑色的丝袜和红色礼服上那白白的精液分外刺眼,就如罂粟花的花液一样,是毒药的来源,吸引着你的眼球,镜头最后停在小蕙还在享受这高潮余韵的脸上,那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再次沾上了白白的精液,双眼轻轻闭着,节奏有点乱地呼吸着,那射到脸上的精液慢慢地滑动着,一点一点地从下巴滴到哪丰满的乳房上。浩子一把按住小蕙的头压向他已经有点软的鸡巴上,小蕙嗯的一声,檀口就被浩子用鸡巴撬开插了进去,小蕙被浩子强行口交着,没有反抗,还在反应过来后,开始主动起来……  「啊…死变态,又射到我脚上,待会踩着滑腻腻的,恶心死了。」我给婷婷的话又从脑海中拉回到了电脑前,浩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婷婷的一只脚,拿开高跟鞋把鸡巴插顶住脚底在射精了……  「不是喜欢你这脚么,不把我的精液射满你的脚做好记号我怎么能安心。」  说完还把高跟鞋给婷婷穿上,婷婷眉头一皱,哼了一声,浩子拉起婷婷,转身一坐把婷婷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一手搂着婷婷一手扯着婷婷那就蓬蓬裙的裙摆去擦自己的鸡巴。  「你是狗啊,还得做记号,每次都射在脚底上,我踩着恶心到不行,累死我了,撸了这么久。」婷婷挨到浩子身上,又拿起ipad看了起来。  「你最近越来越不行了,帮我足交这么一会就喊累,以前可不是这样啊,小蕙那次在游艇又是给我操又是给我足交都没叫累啊,啊…别捏。」浩子没说完婷婷就一手捏到了他的鸡巴上,。  「你还提那个贱人,你是不是觉得那个贱人现在比我好啊,足交是吧,看我捏烂你的鸡巴还足交什么操什么。」婷婷一听到浩子说小蕙一句,就突然像怨妇一样的神情令我深深地明白她是多么怨恨小蕙,女人的恨真是有点不明白。  「我操,我错了行不,你别老是这么人格分裂一样,一提小蕙就怨妇似的,真他妈捏坏了你看我不叫十几个猛男操死你。」浩子一边求饶一边拿开婷婷的手。  「来啊,叫啊,别十几个,几十个猛男我都能吃得下,反正我老公又满足不了我,捏坏你的鸡巴,你就给我找男人来啊。」婷婷拍着浩子的脸可是眼睛一直看着ipad,看着小蕙在游艇上给浩子怎样淫虐。  「我操,我怎么舍得你给别的男人操嘛,你就是我的嘛,我就是开开玩笑,我还想你给我再生个儿子呢。」浩子猥琐地吻着婷婷那露在礼服外的乳房说道。  婷婷:「还要,给你生一个还不好啊,又不用你养又不用你管,除了不叫你爸你还想怎样,不是这样你能这么风流快活在外面玩女人?」  我听婷婷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这女人略不按正常人思路来,给她老公戴绿帽子就算了,居然还要她老公给浩子养儿子,简直是无法跟得上思路啊,等等…  …要是小蕙突然说有了孩子……我该不该去做一次亲自鉴定,阿珅和浩子每次和小蕙做都是不戴套的,我一时觉得有点心寒。  浩子:「切,你以为我想的啊,原本打算是三十后才要孩子的,结果你又不吃药,有了有什么办法,你自己当初还不是以为是你老公的,还好说我。」  婷婷:「那你倒是戴套啊,次次都不肯戴,那次有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阿珅的不是你的呢,整天就射到丝袜上脸上高跟鞋里,你个死变态射在我子宫里的次数我都能数出来。」  「哎呦,我操,说得好像是谁逼你似的,我叫你来你就来,叫你给我操逼就给逼操,阿珅只不过哄你两句就立马脱了给人家操,还好意思说我,别他妈整天乱嚼舌头,要是我把你的那些视频照片发到网上你一样身败名裂。」浩子听婷婷一说完,嗖的一下站起来,扯着婷婷的头发死死把婷婷按在了椅子上。我一直以为浩子就是那种嬉皮笑脸不怎么会动怒的人,想不到发起火来这么狠。  浩子:「我他妈告诉你,你自己还有你介绍过来那些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给我们操的,懂不?你也是,小蕙也是!我觉得小蕙比你好怎么了?她就是比你身材好,逼就是比你紧比你嫩,乳房就是比你大比你挺比你软,别在我还有阿珅面前耍动作,就你那些心机还不如小蕙的聪明,你以为你能挑拨我和阿珅关系,我只不过是不理你,要是理你,就像上次那样,带几个人把你操到你老公都不认得你,还有别他妈死变态死变态的叫,我要射去那里就那里,老子的爱好就是喜欢射你高跟鞋里,操你妈的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别别,我知错了……别像上次那样了。」婷婷听到浩子这么一说,顿时有点慌了,明显浩子曾经做过令她都心有余虑的事。  浩子一把扯下婷婷的内裤,把小礼服的裙摆推到腰上,挺着鸡巴插入婷婷的阴道中。「看来我今天不把你操服了,你还是不知道厉害,操你妈的,不是射到你子宫的次数你能数么,今天给我数着我插了多少次,输错一次我就找人操你一次。」说完就扶着婷婷的腰用力地抽插起来。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二,三,啊……四…啊……」婷婷给浩子这么强硬地插入,带着哭腔开始数着浩子插她的次数,而我再次回想起了小蕙在游艇给浩子操的画面……  小蕙换回了那条白色的拖尾白纱,站在桌子旁边双手扶着桌子,裙摆被推到了腰间,浩子在后面双手穿过小蕙的腋下死死地用力地握住那地娇嫩又丰满的双乳每次都是重重地插入小蕙的阴道。  小蕙那时的双眼已经有点显得迷乱,任由着浩子这样粗暴地干着她操着她。  浩子:「小蕙爽不爽,下面是不是很满足,给我操得是不是很畅快?」  小蕙:「啊…是,下面好满足,啊……好爽,今天下面觉得空虚了一天,现在好满足,好爽啊……呜…你轻点,别这么大力,啊……」  浩子:「那你觉得我操你操得舒服还是你老公,还是阿珅操你舒服?」  小蕙:「不要问我这么……啊…这么…这么难堪的话题好不好,我…嗯…我就知道现在下面好舒服,你轻点,求你了。」  浩子突然用力加快了速度抽插了起来,「那你说谁操你操得舒服?」  小蕙给浩子这么突然一用力,先去大声的喊着叫着,接着说:「啊…是你,和浩子你做最舒服。」  浩子:「说操,不要说做,谁操你最舒服?」  小蕙:「呜…浩子…浩子操我最舒服,嗯……。」说完浩子立刻放慢了速度,用手把小蕙的头扭到一边和小蕙舌吻起来,就如一对夫妻一样,深情地吻着,交流着彼此的唾液,身上那洁白圣洁的婚纱此刻却如一套天下最性感最妖媚的情趣制服一般催动着浩子的情欲,婚纱上的蕾丝就如网一样困住身体内所有的欲望,任由欲望在体内爆发,洁白柔滑的丝袜仿佛就像一条条勾人魂魄的枷锁,把人都吸引在那个身体上。  浩子把小蕙一翻,把她压下桌子上,小蕙躺在桌子上被他一拉,穿着白色丝袜的双脚架在肩上,浩子一边舔着小蕙的丝袜一边慢慢地抽插着,小蕙闭着眼享受着浩子这么温柔的干着她,穿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双手紧紧抓住桌边,嘴中发出阵阵勾人魂儿的呻吟。  一阵电话铃声把我从脑海一下拉了回来,我一边拿起电话,一边看着监控中的浩子和婷婷,婷婷此时已经被浩子架着双手站在那里从后插入地干着,我其实没有多留意电话里那个人说啥,我只是知道一件事,速回老家,工厂出事了,我一直在看着浩子干着婷婷,好像那个被干的女人就是小蕙……  我一直反复拉动着监控的时间轴,看着婷婷被浩子颜射的画面,旁边的电脑播放着小蕙被浩子在游艇上的奸淫,撸着发痛鸡巴,直到自己撸不动了,射不出任何东西了,才作罢,匆匆赶回家中,收拾东西。  回到家中,小蕙不在我家,只是饭桌上留着饭菜,还有一张字条,亲爱的老公,我出去和婷婷逛街了,自己乖乖吃饭,我今晚回我妈家,爱你的亲亲小蕙留。  我看着字条,看着婷婷的名字,我心里一阵发酸和愤怒,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小蕙的手机,只是却只能转到留言信箱,我突然好像想到什么……拿着电话呆呆地站在那里。  那晚在车上,我不停地做着梦,梦里是小蕙不停被阿珅浩子最后不知道是谁在一遍又一遍地奸淫着,在我们拍过婚纱的影棚,在游艇上,在车上,在酒店……最后我梦到在我们的婚礼上小蕙穿着洁白的婚纱跪在一群男人的中间被那群男人一个接一个的干着,被精液射到脸上乳房上婚纱上丝袜上,高跟鞋里都是精液,随着小蕙的移动精液流到那裸色的高跟鞋上到处都是,原本洁白的婚纱丝袜和手套在精液的浸淫下慢慢带着一层黄色……  未完待续……五月情色影院小说五月情色网站五月情色综合中国人体艺术日本人体艺术欧美人体艺术

上一篇:【娇妻的深渊】(十三) 下一篇:【付晓竹的无限淫途】(第十章 苍天一样的男儿